情感凉山网 - 品读美文,美文欣赏,文章故事,散文日记 - www.qglsw.com

主页 > 美文欣赏 > 空间美文 > 槐花盛开的季节

槐花盛开的季节

时间:2019-08-02 作者:情感凉山 来源:www.qglsw.com 阅读:

槐花盛开的季节

春三月,大地回暖,万物也开始复苏了。平原上的村庄,被大片返青的麦苗和刚刚冒出地面的豌豆苗围拢着,在陈旧的屋宇和蜿蜒的乡村小路之间,仿佛新的”希望”就要到来了。可是,这个时候,望着一片片绿油油的麦田和庄稼地,我的”心情”,却怎么也舒展不开来。因为,一年之中,真正的饥饿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。

这是一个青黄不接的季节。村子里鲜有”粮食”充裕的人家,打我有”记忆”开始,到1980年代初离开,这个村子里,关于粮食的饥荒,似乎从来就没有断绝过。按说,家里面劳动力多的,可以多分一些粮食,日子要好过一点,但是普遍的粮食短缺,是那个年代鲁南乡间不争的事实。

”父亲”去世后,大哥最大,虚岁也只有十六岁,所以还算不上一个真正的劳力,挣不到一个整劳力的工分。一家子七口人,只有”母亲”一个人,拼死拼活地干,到头来队里分粮食的时候,还总是比别人家少一大截子,可是吃饭的嘴却在一天天长大,而不是缩小。所以,那个时候总是感到饥荒的压迫。新的粮食还没有下来,分到手的粮食早早地就吃光了。没有办法,就只能什么粮食下来了就吃什么。粮食总是不够吃,有人就埋怨我母亲不会过日子,说什么刚下来麦子,全家就吃全麦子的煎饼,也不知道掺些地瓜干什么的,也不知道惜乎着点儿,搞得总是一年的粮食,半年不过就吃完了。在饥饿难耐的日子里,想必我也是那些埋着怨母亲的吧。

其实”现在”想来,母亲能有什么办法呢?眼皮子底下,六张睁开了眼睛就要吃饭的嘴,她也只能吃了上顿再想下一顿的问题。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,母亲的日子就更加”难过”了,从供销社里作为返销粮和救济粮买回来的多数是半袋子红薯干,少得可怜的玉米要当作细粮吃。没有吃的了,母亲就把别人家喂猪用的红薯秧子磨成的“糠”,掺着少量的红薯和玉米面摊成煎饼吃,有时候干脆什么都没有了,就只剩下了“糠”,就着咸菜,一家人吃得也是热火朝天。没有见谁说过难以下咽,母亲也总是安慰着大家,说是什么 “黄金大饼”啥的。我猜想,母亲所指的“黄金”,大概就是那几粒不时出现在“糠饼子”上的玉米粒吧。但在那个时候,这些散发着金黄|色诱人光芒的玉米粒呀,在我饥饿的眼睛里,真的是比黄金还要珍贵的东西。举天之下,哪有不希望儿女吃饱的母亲。可是母亲总是要控制着我们少吃一些,多喝一些汤。因为“糠”吃得多了,大便困难,有时候也会伤害身体的。

当时,我在课本上知道旧社会的穷苦人家,是靠吃糠咽菜度日的,可是我回到家里,吃着“糠”的时候,竟没有一口菜可以帮我咽下去。幼小的我,并不能理解真正的“贫穷”意味着什么,面对这样一个食不果腹的家,我无能为力,绝望而又无奈。我把这一切苦难的根源,归根于父亲过早的离去。在此后的许多年里,我也都会在”心里”安慰自己:你和别人是不一样的,你是一个没有父亲的人!所以你要忍受和承担所有别人不能承担和忍受的一切!

一切,都是因为”春天”的到来。柳树冒出新芽的时候,杨树上的白絮子飘得差不多了,接下来,就可以把那长长的“穗子”给撸下来,放在开水里烫一下,再放上咸盐,如果还有黄豆的碎末,做一锅鲁南人习称的“渣豆腐”,用煎饼包了,顾不上烫嘴了,大口地吞咽,自然也是一道美食的风景。问题是,你要是连续几天,甚至十几天地这样吃下去,保证你的胃里也已经泛绿了。

杨树穗子不可以吃的太多,也没有办法吃多了。因为过不了几天,一场风,或者春雨,就会将这些飘摇在杨树枝头的“穗穗子”刮落得满地都是,想吃也吃不成了。

用不了几天,就是四月槐花香了。房前屋后,沟崖地头的槐树上,是一树比一树更壮观的白色披挂,犹如一场春雪挂满了枝头,风摇树动,花影婆娑。槐花盛开的季节,真的是壮观呢!我有时候想,如果不是因为要填饱肚子,这槐乡国里的春天,真的是一场幻梦般的季节,你刚刚脱一去了一个”冬天”的厚重棉衣,轻抒了腰身,眉眼间这如影相随的槐花,就扑面而来了。

槐花味甜,几乎无需添加辅料,用一匙豆油,加上盐巴炒了,放上几片红辣椒,那不是美味是什么?可惜,饥肠辘辘的人们,没有这样的心思,只是一筐头一筛子地捋回家来,掺进红薯糊糊里贴成饼子,或者过开水后晒干了,以备不时之需。用手举着加入了槐花的红薯饼子,蹲在自家或者邻家的门槛上,就着一棵干葱还是咸菜疙瘩,大口地嚼咽,整条巷子里都充斥着槐花和红薯饼子甜丝丝的味道。

鲁南的春天里,要说树梢上的美食,当属香椿芽了。香椿树在乡间,并不是什么尊贵的树种,只是每年的春天里,那枝顶树梢的新芽,常常因为其质朴的香气,而成为乡间的一道美味。稚一嫩的幼芽,甫一拱出枝头,就被迫不及待的乡人们用手尖掐了去,开水一烫,拌了蒜泥、醋,如果再滴上几滴香油,那就要流口水了。只是,这对于处于饥荒中的人们,几乎是一种理想,大多数时候,人们还顾不了这么多,只是填饱肚子,以粮充饥而已。

不过,香椿芽的另一种吃法,现在倒是挺流行的,那就是“香椿芽煎鸡蛋”。那个时候,一般人家舍不得这么吃,也吃不起。家里的母鸡下了蛋,都换成油盐酱醋,除非是家里来了贵客,谁舍得把鸡蛋煎了自己吃。需要说的是,现在宾馆酒店里的“香椿煎鸡蛋”,他们使用的是罐头饼子的“香椿芽”,是大棚和温室里工业化生产出来的,不是我们乡下院子里,那一棵需要爬到树上才能采下来香椿树芽了。所以味道嘛,也就不好说了。 

相关文章

  • 世界上有多少人,就有多少种人生
    世界上有多少人,就有多少种人生
    1 当今社会弥漫着一种年龄的焦虑感。90后鄙视80后70后,00后看不上90后,然后大家一起鄙视油腻中年。无论是15岁,45岁,还是65岁,都朝着25岁的样子生活。好像只有25岁时的状态才是最好的。 回想起你我25岁时,就像...
  • 一个人久了 会上瘾
    一个人久了 会上瘾
    一个人 久了,懒惰去恋爱,,懒惰去了解人。。。 一个人 久了,朋友会越重要。。。 一个人久了,会越来越喜欢听歌。 。。 一个人久了,电话会常常忘记带。 。。 一个人久了,都会养成一个怪癖。。。 一个人久了,对...
  • 曾经的花样年华
    曾经的花样年华
    我还在想象着我的18岁,可我却马上30岁了!真的吗?不愿意去想,但不得不面对。 曾经的年少轻狂,早已荡然无存。曾经的花样年华,早已悄然而逝。80后的 我们 已经开始站在了20岁的尾巴上,面对三十而立,还有多少人...
  • 那些遥远的回忆
    那些遥远的回忆
    一 每次仰望星空的时候,我都会记得那个深夜的天空。借着星辉,远处麦地里面的那对灰色的身影若隐若现,在一片夜色的朦胧之中,耳边虫鸣的声音震耳欲聋。在这样一个宁静的夜,我们的鞋底与土地之间的接触充盈着暧 一...
  • 成事也是美,坏事也是美
    成事也是美,坏事也是美
    选美的风潮是世界性*的,它超越了国界、肤色*,尤其是现代。 过去,只知道,选美是为了皇帝,也只有皇帝敢有这样的胃口。现在不同了,一个国家、一个地区、一个城市,这样、那样小一姐的选美活动,此起彼伏,但不是...
  • 本能的弱点
    本能的弱点
    袁枚很坦荡,对伪君子是嗤之以鼻。在我们生活中,伪君子确实不少,不过,有的高明,不容易识破;有的浅薄,很容易露馅。从古至今,做个好人是很难的,因为世界上形形色*色*的人都有。就连西方的哲学家尼采都认为人是...
  • 那些过去的旧年月,还在
    那些过去的旧年月,还在
    借书是值得提倡的,在当地图书馆一月内必须归还,最多可借阅三本书。借了的书,强迫自己在一个月内读完这三本书。古人云,书非借不能读也。 在图书馆的角落里,翻到一本很旧的书,粗糙的纸张已经发黄,封面的四角也...
  • 妻子,是世界上最爱你的
    妻子,是世界上最爱你的
    我永远都会记得那个晚上,我像平时一样在看体育新闻,妻子洗了澡出来对我说:我的脚上怎么多了一颗黑痣? 我是一个毫无医学常识的人,觉得女人都喜欢大惊小怪的,就没有理会她。 我们的生活应该说是很和谐,很安逸的...
  • 伤心的夏季 你永远在我心里
    伤心的夏季 你永远在我心里
    又一夏 那个夏天好热 满天飞舞蜻蜓依旧 稻田上几个身影在玩耍 只是少了你 知了声响起 我们渐渐换上了凉鞋 踏着热气腾腾的大地蹦跑着 绿绿的麦田上点缀着蜻蜓的脚印 白云疏略的挤在一起 露出一点点缝隙 天空寸的那样...
  • ”珍惜”现在,憧憬未来
    ”珍惜”现在,憧憬未来
    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和来来往往的车辆,突然明白了亲情才是一个人生命中的轴心。 光透过玻璃窗,暖暖的光芒贴在脸上如同围巾系在脖子上的感觉。望向窗外,,看见那一个个裸露的树枝无力的耷一拉着,突然间我喜欢上了...

空间美文

热门精选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