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凉山网 - 品读美文,美文欣赏,文章故事,散文日记 - www.qglsw.com

主页 > 美文欣赏 > 空间美文 > 一条小溪

一条小溪

时间:2020-03-24 作者:情感凉山 来源:www.qglsw.com 阅读:

  一条小溪从武夷山余脉的山地中发源,跳着舞蹈,唱着飘满泥土和稻菽香味的歌谣,蜿蜒而来,沿途经过一个个炊烟袅袅的小村庄。

  在小溪的某一个拐弯处,树木葳蕤,葱郁,成片成片的稻苗绿得像清粼粼的水波,一浪一浪的,将田野的抒情推向远方。阵阵蛙鸣从大地上浮起,像田野上飘荡的水汽,居无定所。这属于乡村的音乐,在天地间悠悠地演绎着,不舍春秋和昼夜。小溪情不自禁地慢下了脚步,在这里稍作休憩,观望。

  “龙溪”,这个充满田园气息和诗情画意的名字,便跳到了我的纸上。一群祝氏的子民,在此繁衍,生息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翻开发黄的典籍和虫子蛀蚀得千疮百孔的族谱,我们依稀可以辨认出他们的迁徙之路。我们的祖先来自不远处巍峨的江郎山(属于浙江省江山市)脚下,祝氏宗祠内悬挂着遒劲、沧桑的牌匾——“郎峰祝氏”,其中所隐藏着的一部幽暗、深邃的神秘历史,等待我们去探幽和梳理。村中的祝氏宗祠和文昌阁,如今已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。我的童年与这栋庞大的建筑曾经有一段风雨和欢笑交错的复杂记忆。

  当我再一次回来,经过这栋明成化年间修建的建筑物,我摸着宗祠大门口拴马桩的青石础,冰冷的手感,坚硬的脉络,底部爬满青苔的印痕,顶部已被泥土和尘埃填满的桩口。老一辈人告诉我,清朝的时候,村里出了两位进士,当他们高中功名,衣锦还乡,将风尘仆仆的马匹拴在这里的时候,等待他们的是前来道贺的乡亲们,那一刻,他们的内心是何等的荣耀啊?只有书香门第、耕读世家,才配有如此加冕的盛礼。而现在,生命中有一种东西渐渐地被时间填满,掩盖,甚至忘却;生命中也有一种很重要的东西,被一天天地抽走,无声地抽走,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,秋天就翻过了故乡的山冈。一座村庄和它的世世代代的子民,是浮出来的岛屿,站在大地上的树木,也是生活中有欢喜也有悲伤的躯体,可以这样说,我在故乡看见的咆哮的油菜花,绿油油的稻苗,渐渐暗下去的天色,鳞次栉比的楼房取代了日渐倒塌的旧房舍,有时干枯、有时丰盈的龙溪河,都成了心灵中的表象。或者说,那是时间的斑纹,一粒姓氏的种子的光芒,是我们曾经生活过的现实呈现。石头的坚硬依旧,那两头镇守正门的大石狮,高昂着头颅,张开的大嘴,呼唤的是一个村庄的平安,守住的是一个种族的幸福。在村庄里,没有比“安居乐业,五谷丰登”更重要的事情。

  跨过青石门槛,我就完成了一次电影式的切换和嫁接。小时候,破破旧旧的祠堂是我们学习的场所,幽深的院子里常常飘出稚气的、拖着长音的“a,o,e”、赶猪的棍子“l、l、l”和“上、中、下、人、口、手”之类的书声。下课了,某个角落的忙碌的蚂蚁曾经是我们长久凝视的研究对象,某个石头曾经磕破了我的额头,某个阴暗房间里的杂物堆,躲藏着我们童年的身影。透过祠堂里巨大的天井,可以望见白云飘过村庄,我们的小小心灵也随着飘远了……屋梁上精美的朱漆彩绘,四周回廊檐柱栩栩如生的木雕,往往会在我们的梦境中闪现。祠堂里的戏台,每年年底或正月,上演过《五女拜寿》、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、《白蛇传》、《西厢记》、《追鱼》等越剧曲目,当时我对这些咿咿呀呀的唱腔不感兴趣,和小伙伴在看戏的人缝里钻来钻去,,沉迷于自己的追逐和奔跑中。

  在很多年之后,我甚至没有停下迷茫的脚步,对祖先模糊的容颜做一次血缘上的辨别和亲近。到了东莞之后,年近不惑,思乡情切,我翻阅了一些资料,才了解到郎峰祝氏发族于两晋、南北朝,发展于唐,宋代达到鼎峰,代有闻人,是江阳地区首屈一指的世家望族,也是江南祝氏的主体。两宋期间,衢州祝姓进士30人中,北宋17人,南宋6人。其中属于郎峰祝家的就有12人,在1015——1128的113年间,平均10年就出一位进士。去年夏天,在东莞市麻涌镇,我意外地碰到了另一所祝氏宗祠,摸着古旧的墙壁和门前虬曲的大树,就好像摸到了一粒姓氏的种子在岁月里生根,发芽,茁壮成长。不远处,江面上升起袅袅的水雾,弥漫在空中。我的右手握紧了拳头,伸出食指,在自己的左手掌心上,一笔一划地写了一个世袭的“祝”字,点、横撇、竖、点、竖、横折、横、撇、竖弯钩,简简单单的九笔,却写出了我内心的失落和忧伤,还有在异乡重逢的温暖和亲切。这些来自朱元璋的故乡安徽的祝氏先祖们,跟随大军跋江涉水,鏖战岭南,最后有幸在异乡安居乐业,种蕉捕鱼,劳作之余北望故土,喝一杯烧酒,以缓解心中驱之不去的浓浓乡愁。“你看我们多么地幸福/幸福到又聚在一起了”,对于我这位寄居东莞的江南郎峰祝氏的后裔来说,这一切,冥冥之中似乎是天意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文章

  • 一条小溪
    一条小溪
    一条 小溪从武夷山余脉的山地中发源,跳着舞蹈,唱着飘满泥土和稻菽香味的歌谣,蜿蜒而来,沿途经过一个个炊烟袅袅的小村庄。 在小溪的某一个拐弯处,树木葳蕤,葱郁,成片成片的稻苗绿得像清粼粼的水波,一浪一浪的...
  • 最美丽的事情
    最美丽的事情
    最 美丽 的事情,往往都是遗憾的。因为得不到,所以心存幻想。秋风瑟瑟,落叶飘飘,如此美丽悲凉的情景,勾起了我对你的回忆。 我和你的缘分,是从两小无猜的年龄开始。我们相识二十一年,相爱十年。一起在这座充满...
  • 长大的我们
    长大的我们
    每个人都经历过 青春 年少,前一段在家整理东西,看到以前的自己,再和现实中的我比较,青春已不再现。青春的躁动,仿佛那沿着铁轨轰轰然奔驰的火车,一去不复返。在朦胧的灯光下,不时闪过那些明暗交错的脸庞,映衬...
  • 一生三别尽清醒,红尘梦中泅渡
    一生三别尽清醒,红尘梦中泅渡
    一弦琴音,两曲天涯情感美文 月华如水,泊泊清流,一片清辉,云卷云舒; 烟花雾漫,笺笺心语,一丝朦胧,穿越烟云; 花开花落,缕缕清风,一叶兰舟,潮起潮落! 题记 思绪缱绻,刻骨铭心的美丽流离一生。洒落一地的繁...
  • 人生是一种安静
    人生是一种安静
    无尽的孤单是蚀骨的疼痛,不断撕扯着心的弦,只要再用力一点,“砰”的一声,就会碎成影,飘浮在夜的深邃里,成为星星的眼睛。一直都在想,自己是怎样的女子。忽然这两个字跳入眼帘“捕风”,是啊,我就是捕风的女人...
  • 冰岛人到底靠什么生活
    冰岛人到底靠什么生活
    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,在冰岛语中是冒烟的城市的意思。传说是由于古代冰岛人把从温泉中升起的水蒸气当作烟雾,所以给这个遍布温泉的城市取名为烟都。置身其中才发现,雷克雅未克的现实与历史传说正好开了个玩笑,由于...
  • 时光,温润了岁月
    时光,温润了岁月
    时光,温润了岁月。凝眸指尖,划过记忆的时空,轻车渐远。抚上回忆的红笺,在桃花流水中酿成流年沉埃。浅尝梨花白,缓缓注入翡翠杯,吟一首唐诗宋词,品一盏幽香淡茶,舞一曲风华水袖,悟一世如莲人生。 纸上墨点,...
  • 越不期待目的,越能得到意外惊喜
    越不期待目的,越能得到意外惊喜
    想悦己,你得先弄清楚究竟谁是你 自己 也许你和我一样有过这种经验:一件起初看来会让自己开心的事,最后却反而让自己痛苦。比方现在大家都在热议ipad和iphone4,假设我想我也可以拥有一件,必定会很 快乐 。于是我...
  • 这样的天气适合在家里呆着
    这样的天气适合在家里呆着
    炉子上烧着水壶,壶里冒着热气,发出噗噗的声响,快烧开了。 父亲手里的烟卷袅袅地冒着细小的烟,不知在想什么,渐渐地快要熄灭了。母亲正往一个布袋里装东西,一边装,一边嘟囔:这老天爷,早不下晚不下,孩子要走...
  • 我多爱,我也不说
    我多爱,我也不说
    认识一个世俗男子。才有几分,人也翩翩,举手投足间,颇自得。某次席间,听他酒后对着众人海侃,侃情史。某年,恋上某个女子,那女子也恋他,放不下,竟要抛家弃夫。他说的时候,一脸得意的笑,全无祸害别人家庭的愧...

空间美文

热门精选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