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地图 - 谷歌地图 情感凉山网,品读美文,美文欣赏,文章故事,散文日记 - www.qglsw.com
日记生活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美文欣赏 > 情感美文 > 正文

聚散苦匆匆,此恨无穷

来源:www.qglsw.com 编辑:情感凉山 阅读:135次 发表时间:2019-08-02

月满西楼,树影婆娑照东墙。夜凉如水。如此静夜,总让人想到一些已然远离的人和一些似有若无的往事。晏小山一句“当时”明月”在,曾照彩云归”,说尽了怀诗情之人对过往的追忆。

宋代,是个多事之秋的王朝。它曾歌舞升平、繁荣无限,也曾满目创痍、四分五裂。宋词,是这个时代的人留下的”文化”印记,它藏着一个王朝的跌宕沉浮,藏着一代”文人”的文风才气,藏着一些多情一人不忍追忆的”相思”情怀。

“从别后,忆相逢,几回魂梦与君同。”还是晏小山的词,这个没落的相国公子,虽一生不得志,但他的抒情之词确有很高造诣。他是一位痴人,同时代的黄庭坚曾笑用“四痴”来概括小山的行一事为人,可谓精当妙绝。

离别,可以是说了再见还可再见的生离,恰如陆游和唐琬。”十年”离索,见了面,那些往事还是清晰地出”现在”眼前。然而“物是人非事事休”,当年携手游芳丛的人儿已是另一个人的妻了。而她仍是念了旧情送了酒给他,“红酥手、黄滕酒,满城春一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,错,错,错!”

惟能叹的也就是这个“错”字了。是谁的错呢?也许谁也承担不了,也许错的是那段年少不知”珍惜”、不知争取的”岁月”,但它已那么清淡地过去了,谁都挽回不了。

以妾红酥手,赠君黄滕酒。相逢无语君应笑,各自”春风”慰寂寥。就似《十八春》中顾曼桢说的一句“我们回不去了”。多少年后,那些”曾经”的爱与恨,即使不曾磨灭,,也已被纷扰的世事侵蚀得面目全非了。只能忆,不能回了。

离别,还可以是说了再见就再也见不了面的死别,恰如苏轼和王弗。又是十年,却是生死两茫茫。十年,少年的飒爽英姿,丰盈才气已日趋沉稳,青丝也染了霜色。

有明月的夜晚,还是忘不了曾经的她红袖添香夜读书,仿佛那样的温一存依旧留在曾经的某个地方,想要回去依旧可以回去。可还是不得不想起,她的孤坟在明月下的短松冈上”孤单”伫立十年了。

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”又是一个生活在怀念里的人。李易安曾经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,“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”;也是个幸福的小女人,“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”。但此时她只是个国破家亡的居士,想着那个已经离了她再也回不来了的丈夫,“守着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”,已经不敢再独自面对黑夜了。当时明月在,而一起共享明月的人已经不在了。

月,照了千古的兴衰,也照了无数人的相思梦。当初相誓执手携老的人,已经离开了。也许那月还记得曾经有过的幸福和温暖。聚散苦匆匆,此恨无穷。午夜梦回,依稀还会看见当年的她分花拂柳翩翩而来。

上一篇:灵魂底里的一个赎罪
下一篇:没有了
随机推荐文章

情感凉山网 www.qglsw.com 联系QQ:2624927959 邮箱:2624927959@qq.com

Copyright c 2019 情感凉山网 版权所有

情感凉山网,品读美文,美文欣赏,文章故事,散文日记 - www.qglsw.com

Top